乐视的前浪

2020-05-21  移动互联网       文章来源:亿邦动力网

沧海一声笑,涛涛两岸潮。乐视退市,十年大戏剧终。

乐视的浪,是时代洪流的机遇,是浪过头的悲催。

乐视2010年在创业板上市,2015年坐拥1500亿市值,50倍回报,多少人一战成名赚翻在交易室。

2020年退市,仍有28万股东。回首江湖事,多少人唏嘘无眠,追悔莫及。

凭栏听风

2009年创业板诞生。乐视网以A股网络第一股登陆。那时候的互联网界,连BAT的说法都尚未流行。视频网站的第一波开拓者是PPS、PPTV、土豆、优酷、酷6、六间房。这些曾经那么熟悉的名字要么早已成为前浪,要么已经退出主流玩家的江湖。

彼时,PPS的广告刷遍上海最拥挤的人民广场1、2号线换乘通道。烧钱在地铁站做广告,拉用户到线上看视频,然后想着把线上广告再卖出去。这种商业模式要赚钱只有一种可能,就是线上广告卖的价格比地铁站广告贵。

这不就是一个广告的搬运工吗?怎么能挣钱呢?

视频内容产业在10年前亦不发达,中国电影业还在痛苦中挣扎,直到2013年迎来娱乐消费的高峰。上网看视频的第一批用户,大部分上网找的是没有版权、国内又看不到的国外电视剧、电影,以及在色情片边缘游走。

乐视的崛起,在于它奔着上市去,要走资本的局,并且要走A股资本的路。A股的资本之路第一核心是规范。土豆、优酷也好,PPS也好,输就输在走了美国资本市场的路,美国人的钱让他们信马由缰随便去玩,奢望哪天能突破监管红线,正是这样的心态导致他们没有下大功夫在版权经营上。他们希望野蛮生长,出奇制胜。

乐视是A股上市公司,如果不买版权、不符合影视行业的严格监管是不可能的。所有的命运,竟然都是由塞翁失马构成。乐视购置的大量优质国内长视频版权,让它等到了视频爆发的第一个风口。

合规经营、严守规则,逼自己在规则限制的正道上创新,必有回报。离开规则,忘掉守正,妄想出奇,结局都不会好。

几年后,当贾跃亭唱起那首《野子》,他的内心很清楚,自己已经走上了不归路。


一剧走红

疫情前最热的剧是《庆余年》。腾讯视频在会员收费之外,推出50元提前看6集的条款,引发网络大吐槽。视频网站收费变本加厉。

事实上,乐视网是第一个吃螃蟹的,在业内首开视频网站收费先河。从免费到收费,乐视靠的是一部神剧:《甄嬛传》。

《甄嬛传》明星云集,孙俪、陈建斌、蔡少芬主演,郑晓龙导演,全是大腕。乐视网当年用2000万重金获《甄嬛传》网络版权,不幸的是恰逢那年其它视频网站停止采购版权,分销无果,无奈之余,只得乐视网自己和两家上星卫视同步播出。

没想到的是,《甄嬛传》成为2011年的现象级网剧,上线38天成为第一部播放超10亿次的电视剧。

乐视的运就是这么好。

《甄嬛传》当年在网络平台上全年播放量91亿。直至10年后,甄嬛传还是神一般的存在。《庆余年》上映100天,播放48.8亿,而10年后的视频行业相比2011年已经是天翻地覆。

借着甄嬛传热播,乐视大胆创新,推出会员收费服务。有内容才有用户,有好内容,才能勾搭着用户付费。那时的互联网,消费者付费习惯尚未建立,支付也不便捷,卖会员市场推广难度极大。

但,正是会员收费,让乐视走出了视频网站靠广告吃饭的困境,故事越吹越大,走上了股价疯涨之路。乐视的野心显然不止于一个视频APP。

新维纳斯

中国前首富陈天桥建立盛大帝国,31岁登顶首富,却折戟“新维纳斯”计划,此后隐退江湖。维纳斯计划是1999年世界首富比尔·盖茨意欲占领客厅电视娱乐的失败计划。

2005年,与“维纳斯计划”如出一辙的盛大盒子计划推出。陈天桥认为的突破口是网络电视(IPTV)。首富陈天桥在收购新浪后的构想是:英特尔出芯片、微软设计操作系统、长虹制造电视、盛大提供数字娱乐服务、广电提供电影和VOD点播服务、新浪提供新闻资讯和广告平台,形成十面合围之势,全面攻占几十万亿的家庭娱乐市场。

设想很完美,但可叹的是过于超前。历史决定,只能让陈天桥传奇一次。

陈天桥兵败盛大盒子后,长达7年的时间无人敢入此局。“客厅女神维纳斯”成了无人能征服的美人。时局变化,移动互联网普及后,时机还真到了。

乐视敏锐地嗅到了机会。乐视的底气来自于乐视视频的版权和内容。乐视视频已经是排名第一的长视频APP。继占领手机后,完全可能占领客厅。乐视电视在2012年横空出世,最终目的是三屏合一。

成王败寇回头看,乐视TV的推出也很成功。乐视的乐粉们,大部分通过乐视TV变粉。乐视TV便宜好用,还有内容。乐视TV一度占据单品类出货量市场第一。2013年7月,“乐视TV—超级电视”销量为27267台,在总计16个彩电主流品牌中,超级电视X60销量15075台,在60寸电视市场销量第一,份额占35.23%,单型号销量比排名第二的高约2.6倍。到2016年10月底,乐视超级电视累计销量近900万台,距离中国电视销售三甲一步之遥,成为中国智能电视第一品牌。乐视的跨界收获了第一个成功。


笑傲江湖

2015年6月,A股的疯狂牛市冲上5178点后巨幅震荡,市场担忧情绪升温。6月17日,中信证券发布报告《真金不怕火炼:乐视重大事件点评》。

报告说:

“我们认为,乐视垂直一体生态将真正做到内容、应用、终端和平台的互相依存及相互增值,形成更极致的用户体验。乐视在垂直生态的多年经营将构筑明显的竞争优势和壁垒,生态价值将会快速提升。维持买入评级。”

这个报告所说的重大事件是乐视手机乐MAX获得火爆预定。乐视的船越来越大,要征服的海也越来越大。

2015年是中国互联网繁荣的致浪时刻。移动互联网打开了所有的想象:互联网可以改变一切。上市公司全力杀入互联网、游戏、娱乐行业。资本疯狂追逐。

2015年还是中国历史上全民狂热的年代,创新创业,辞职下海。微信的成功,滴滴打车,手机上就能把洗车的和按摩的叫到家,还都不花钱。魔幻新东西的普及在2015年给了全体人民一切都会改天换地的狂想。

疯,伴随着风,就是这么着传导着来的。敢想,就能干。

市场更相信,乐视可以做到。因为乐视TV的成功已经是证据。此时的乐视,已经逐渐有人把它评为新的互联网一极:BAT之外,多了一个词叫TABLE,加了LE。那一年火热的5月,乐视市值超过1500亿人民币,250亿美元。市值等于10个新浪,也等于10个搜狐,超过网易、超过携程。

乐视那时是真真切切的后浪,无限风光。


野蛮崩溃

高潮过后,乐视的崩溃不用赘述太多。乐视汽车成了最后的稻草。长江校友仗义、孙宏斌泪目、许家印接盘、金融机构血亏、创业板退市。一出出故事,谁都不敢这么写。

乐视在2015年之前的成功在于:

抓住了互联网视频的大浪,战略得当,敢于创新、乐视视频真实引领行业发展;

执行力强、产品追求极致,乐粉至今思乐视;

善于用人,一个快速发展的创新企业,要确保产品和服务质量,一定能用人,用能人,擅长用人有道。

善用资本,善用资源,财技高超(造假问题再论)。

A股第一网络股的光环,让乐视获得了无数资源,也让乐视在廉价获得资本的时候,轻易走向了多元化的泥沼,自我膨胀,自我崩溃。

当实干撑不起市值,市值撑不起野心,崩溃只是时间问题。资本之路,成也萧何败也萧何。乐视的成功是多么的独特,而乐视的失败是多么的平庸。平庸到是那么多民营企业失败的标准版本。

如果当时的乐视安心做乐视视频,安心做超级电视,专一深耕视频和影视娱乐帝国,会怎样?

回答是:现在1500亿市值真的撑得住!我不会买小米,不会看腾讯。哔哩哔哩的后浪,也得和乐视这个前浪打半天。

前浪自毁,空让后浪笑。

乐视的崩溃是野蛮的、残暴的、没有道德和人性的,比它的成功野蛮无数倍。贾跃亭先生曾经高唱过的这首《野子》,如今看来,正是他的内心独白。从这个角度说,乐视和贾跃亭也算是“真实”的:

怎么大风越狠,我心越荡

我要握紧手中坚定却又飘散的勇气

我会变成巨人,踏着力气,踩着梦

任风吹,任它乱,毁不灭是我尽头的展望

吹啊吹啊,我赤脚不害怕

你看我在勇敢地微笑

商业和人生,怎么就这么壮阔凄美?